顾逸之谢菀童小说孩子叫顾元(小说名字是农门胖女狠又彪)全部章节 - 作者十月林

作者:滴滴专车 | 分类:小说推荐 | 浏览:407

小说介绍:飞机失事,一睁眼,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,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。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,家徒四壁,穷得叮当响,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,吃了上顿没下顿,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。


顾逸之谢菀童小说孩子叫顾元(小说名字是农门胖女狠又彪)全部章节 - 作者十月林https://s.eefox.com/goto/3k


ia_100000256.jpg
    阿福小手摸摸他的衣摆,一双剪水双瞳清清亮亮,“我是要说你弟弟的婚姻大事!”

    郑宛呆住,抿嘴又着急问:“阿福,是有什么事了么?”

    顾逸之却不似干娘那般忧虑,而是眉头一挑。

    他最了解阿福不過,这表情,不是有什么坏事。

正文卷 第483章

    ()  公然,阿福摆摆手:“干娘,别忧虑,是功德,我这段日子不是也一向在想大郎和二郎的婚事,却没想到远在天邊近在眼前。”

    郑宛瞬间来了爱好:“近在眼前?”

    顾逸之眸底暗光流通一圈:“你是说忍冬和半夏丫头?”

    郑宛啊了一声,先是惊奇然后快乐,阿福身邊的那两个丫头都不错,白白净净的,“是功德,是哪个啊?”

    农户人家大多一夫一妻,不像 宦人家三妻四妾,郑宛不是什么严苛的女性,不会叫儿子去多娶。

    阿福斜眼看顾逸之,觉得这男人真是太会猜了,“你还挺聪明的么,怎样一下就想到她们。”

    男人讪笑:“我们家还有其他女性么?”

    阿福见他这表情不由得戳戳他:“就你会说,不能叫干娘猜一下么。”

    郑宛却等不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她一知道有这事啊,心急。

    老公死得早,她拖着病恹恹的身子,不知道吃了多少药,拖累的家里日子一向欠好,一贫如洗。

    大郎早早的就进了山,和荆山打猎挣钱养家糊口,回来常常受伤,二郎没随了他哥哥,身子薄,喜爱读书,可是當时那个家庭,怎样有闲钱让他去读书?

    仍是荆山给悄然买的纸筆和书。

    是她没出息,不只需年岁轻起的几个孩子养她,还拖累的孩子弱冠之年了,连个说亲的人家都没有。

    现在大郎的婚事竟然有着落了,郑氏快乐的眼眶都红了,心里一个劲儿道,好啊好啊,孩子们都長大了,要成家了。

    老贺,不知道你在天上,能不能看到。

    “阿福,是哪个呀?害...不论是哪个,都是他有福分,这两个都是好姑娘。”郑宛抿唇一笑,日常跟两人共处,知道这俩姑娘的品 。

    一开端她还觉得家里多两个人不自在,偏两个丫头都明理的不行。

    尤其是知道她们的身世后,慨叹原本这世上还有如此的爹娘,这样严苛女儿,两个孩子苦。

    她这辈子没有女儿,何嘗没有梦想過有个女儿是什么姿态。

    阿福见郑宛是这种心境,心境舒畅,轻捷答复:“干娘,是忍冬,我瞧着他俩相互都有意思,不如你再去问问大郎,我也好问问忍冬,若真是行,我们就早点呀,把作业定下来。”

    阿福一副小當家婆的神 ,看得顾逸之原本 抑的心境恍然大悟,只需有她,仿若没有什么作业是欠好的。

    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问!”郑宛激動动身。

    忍冬好,冷静慎重,她身子欠好,也管不了事儿,有忍冬當大儿媳,她心里快乐,觉得日子越来越有盼头了。

    见郑宛振奋出去,阿福捂着嘴偷笑,顾逸之伸手将人一把拽怀里。

    她惊呼一声,旋而瞪他:“怎样,不让你弟弟娶媳妇啊。”

    顾逸之笑笑:“怎样会。”

    不過是看着她着快乐,他心中也欢欣。

    小胖仔像是个小太阳,高高的挂在台天上,每天有做不完的事,每天高快乐兴,气愤也美观,叫人无端的不由得心動。

    他從小见過许多的血腥,还有漆黑,他看過的阴恶歹 ,犹如春雨毛牛。

    從没见過,一个人能够活得这般随心所 。

正文卷 第484章

    ()  “今日你和刑将军去谷场沤肥?你们可真会挑当地。”男人口气中有几分促狭的笑意。

    阿福啊一声:“那里原本是谷场?我不知道呀,不對你怎样知道我们去了?”

    顾逸之目光悠悠然:“刑将军声势浩大在清水 搜集人尿,你们一举一動,让整个清水 都沸反盈天。”

    那敢情他们用谷场沤肥的作业谁都知道了……

    阿福脸皮差点挂不住,用人家放粮食的当地来沤肥料,也是没谁了。

    不過信赖等自己肥料的制品出来,让世人看到作用,必定没二话。

    “那得怪刑将军,我又不知道……”阿福鼓了鼓脸颊,振振有词的解说,“我做的可是谋福大众的好東西!等我的肥料做出来,每亩地能增産好几倍!”

    详细的数值阿福也拿禁绝,畢竟她也不是专业做这个的。

    比及时分作用出来,再记载,就能见分晓。

    她说得信誓旦旦,好像高産就现已在眼前似的,顾逸之對她口中的肥料兴味浓郁起来。

    他從小在邙山村長大,尽管做了猎人,却對种田的事也熟心应手,從前没少帮干娘还有村里的人拾掇那二亩三分地。

    一亩地的收成若是能翻好几倍,那绝對是大功德。

    “好,等你谋福大众。”男人垂眸掩下一些心思。

    阿福跟他说完,就刻不容缓跑去找忍冬去,留下男人在原地思索顷刻,先回了房间。

    仍是弟弟的婚事要紧。

    忍冬正在借着洁白的月光看医书,阿福进来,她急忙放下:“阿福姐,怎样了?”

    一邊的半夏也伸着脑袋過来,透着猎奇。

    忍冬便是一副温温顺柔,知书達理的姿态,阿福其实许多时分特别疼爱她,清楚是那样的家庭,却养出了这样忍受的温顺 子。

    “我呀,是来问问你,你觉得大郎怎样样,今日我们都是自己人,你也不必害臊,那邊干娘是盼着你能做我们贺家的媳妇的。”这儿就她们两个姑娘,阿福也不介意叫半夏也听着。

    忍冬却没有像阿福幻想中的那么害臊,反而一副顺其天然好像早就料到现在的神 :“阿福姐,大郎哥挺好的,若你们不厌弃我,我都乐意。”

    半夏在一邊惊得合不拢嘴,什么状况,忍冬,和大郎哥?

    这俩人啥时分都凑成一對了自己都不知道!

    原本那会忍冬跟自己说的便是这事!

    “好妹妹,你牢记不必由于什么虚飘飘的恩惠就觉得自己应该酬谢,这是你后半辈子的事,不论你嫁给谁,我都祝你有个如意郎君。”阿福其实怕忍冬有什么心思担负。

    那大可不必,她绝不会为这事去尴尬一个姑娘。

    恋愛自在~

    “阿福姐,我是自己中意大郎哥的...”忍冬没想到自己都容许了,阿福反而畏缩,总算不由脸红弥补。

    半夏捧着自己的脑袋,凑着热烈道,“好啊,忍冬就要嫁给大郎哥了,我呢,我还没有着落呢,我也要相公。”

    阿福不由看向她,还着落呢,自己还跟一个孩子似的,阿福哑然失笑:“定心,也跑不了你的,我还能拘着你们一辈子不嫁人?”

    “但你们有必要记取,选男人要选尊重你的,不是一味自己一个人當家做主。”便是现在大宅门里的女性,也是有 利管家的。

正文卷 第485章

    ()  但小门小户其实由于财 就那么一点,反而多是男人當家做主。

    阿福可不想好不简单培养出来的两个帮手,就由于嫁人男人不让做就不能来医馆作业。

    “你嫁给大郎哥,不行我就嫁给二郎哥,这样我们还一向在一同。”半夏嬉皮笑脸,好像觉得这是一件风趣的事,而非一辈子的大事。

    忍冬都不由得点点她的脑门:“我看你啊,仍是再等一两年再考虑,现在就知道玩。”

    半夏咬唇,阿福姐都说了,她年岁还小呀,并且她有在仔细干事的!

    才没有整天玩儿,不過便是 吃了些。

    自己玩多好玩呀,有自己的月钱,想买什么买什么,没人管没人骂。

    她從前家里没有儿子,她爹娘就一向生生生,成果一连生了五个女儿,被门口给笑话死了。

    后来她爹攒好一段日子的钱,娶了个妾,这妾没多久就怀孕了,但生得仍是个女儿。

    没钱又没留后,半夏的爹养不起,就把闺女卖了,准備另娶下一个妾。

    半夏觉得自己倒没吃什么大苦头,由于家里都是女儿,但從小上不上下不下的,也没落着好便是了。

    “你说得對,我也要找一个我喜爱的相公,还有……我今后的男人,可不能非要儿子。”半夏不行聪明,所以想不出来,为什么非要要儿子。

    分明也有入赘的男人不是么,那生的孩子不是也跟着女儿姓么?

    阿福见半夏心境有点失落,想起她家的状况,也揉揉她的头:“别瞎想了,蒸锅里给你留了杏仁酥。”

    “哇!阿福姐,太好了!”半夏瞬间满血复生,跳跃动身,去吃杏仁酥去了,跑到一半不忘回头呼喊,“忍冬你快成亲,我的小金库还能给你拿份子钱呢!”

    忍冬捂脸笑: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快去吃罷。”

    半夏这皮山公脱离,阿福才持续跟忍冬说正事。

    这两邊都赞同,又都是自家人,作业就得早点定下来。古代的婚礼费事,就算是小户人家,那也是要什么生辰八字,还有各种考究。

    两人正说着,那邊郑宛却亲身帶着大郎一同過来了,顾逸之紧随其后。

    忍冬跟阿福说话的时分,神 如常,这会瞧见大郎却害臊似的悄然撤退。

    郑宛见她这个容貌,心中反而快乐,这样姑娘才是诚心中意自己大郎呢,她就怕是由于阿福的原因,所以忍冬才乐意嫁给大郎。

    若是这样,今后的日子还長着呢,可难熬了。

    今日真是喜庆。

    都是一家人,忍冬娘家那邊不当准,一家人协商起事来也好说,省去许多不必要的礼节。

    “好闺女,你嫁過来,今后我就把你當亲闺女看,确保不会再叫你喫苦。”郑宛这么说的时分,情不自禁眼含泪花看向顾逸之和阿福,“大郎,这都得多谢你大哥大嫂,我们家现在才有好日子。”

    顾逸之见郑宛竟然要给他们二人行礼,眼眸一凛,立马伸手阻挠,沉声喊道,“干娘,你这是干什么。”

    贺猎户于他,其实有救命之恩,他决不能受这一礼。

    當年他还小,跟着远房叔父放逐至宁古塔的矿山,叔父尽管嘴里没说,可是叔父亲眼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代替他死了,心里岂会舒适?

正文卷 第486章

    ()  熬了几年,叔父郁闷成疾感染风寒,就去了。

    宁古塔是一个活人都难以 下去的当地,那些战士认为他一个人也难以活下去,把他赶到了尸身的乱葬岗。

    他守着叔父的尸身两天,贺忠总算找来了。

    帶来的,还有 人不眨眼的 手。

    和贺忠一路流亡,逃避追 ,两人不幸分开,他受伤昏死在溪邊,最终被贺猎户捡了回去,當作养子。

    那年宁古塔乱,流散成患,他的到来也变得水到渠成最终成功有了贺家的身份,等贺忠找到他时,他的身份都现已安靖好了,伤势也康复的完全,就此在邙山村暂定了下来。

    若是没有贺猎户,或许年幼的他现已死在那个浑浑噩噩阴诡血腥的秋日里。

    贺家于他有恩,贺猎户没出事的时分,郑宛待他也如待亲子一般。

    阿福也娘这出人意料的行礼惊住,急忙和顾逸之一同去扶:“干娘这是做什么,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   郑宛动身,满面杂乱,又满面笑脸:“是,今日是好日子,不能败兴。”

    阿福松口气,要是干娘今日给她行个礼,她还不得折寿啊?

    “好孩子们,那这事就这么定下,忍冬,其他女娃该有的,婶子都不会亏负你。”郑宛抹了抹眼角渗出的一点泪。

    “多谢婶子,婶子,我也会好好奉献您的。”忍冬其实有时分不理解,人与人的不同,怎样能够那么大。

    便是從前未有这桩婚事,这婶子都待她比自己亲生娘待她还要好。

    但她知道,现在自己很美好。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