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付年华错付情免费阅读

作者:滴滴专车 | 分类:小说推荐 | 浏览:1202

小说介绍:凤玄逸恨死了苏念禾,因为她在他最落魄的时候,不仅落井下石,还险些让他丢了命。他得胜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,一步步将她逼疯。苏念禾瘸着腿,受尽羞辱。命不久矣时,她红着眼问:“我不曾负你,你为何这般待我?”


错付年华错付情免费阅读http://i.readaa.com/g/ap


ia_100000213.jpg腿,现在他居然伤了他的大腿,胡 令表明不能忍。

    “李文斌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竟敢持刀 人,本 绝不能轻饶了你。”

    李文斌大哭,正好凤玄逸和苏念禾從外面走了进来,他们的身邊还跟着他的妻子张碧烟。

    李文斌顾不得理睬张碧烟,掉头就朝着凤玄逸磕头:“云谨,我是被猪油蒙了心,才会由于妒忌眼红你,冲動的想刺你一下,其实我并没有想 你,我仅仅想给你一个经验。”

    “云谨,咱们多年的好朋友联系,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?我真的没有想 你,仅仅想给你一个经验。”

    李文斌一邊说一邊痛哭流涕的表明自己底子没有想 凤玄逸。

    凤玄逸扶着苏念禾的手,虚衰弱弱的從堂外走进来,一路走到李文斌的面前,高高在上的仰望着他。

    “呵呵,李文斌,都到这个时分了,你居然还能这样巧舌如簧的争辩反驳,我得供认我是看走眼了。”

    從这件事上,也能够看出人真的不可貌相,不能單凭容颜而斷定这个人是好是坏。

    今后他若是考上科举,做了 ,必定要紧记这个经验。

    “你害我不是一次了,四年多前,你给我下药,几个月前,你指派人撞我。”

    凤玄逸说完,不想再和这个人攀扯,掉头望向上首的胡 令说道:“ 令大人,我有人证证明这人四年前指派人给我下药。”

    上首胡 令马上挥手:“帶人证。”

    凤玄逸马上掉头望向后边的林東,林東飞快的走出去,很快帶了一个人进来,这人正是柳世仁。

    柳世仁神容落魄,最重要整个人瘦得跟根竹竿似的,穿戴广大洗得髮白的長衫,一看便是混得极欠好的姿态。

    他一呈现,李文斌脸 就欠美观了,他阴沉着脸朝着柳世仁叫道:“柳世仁,你居然敢回来?你还敢回来。”

    柳世仁愤慨的走過来说道:“我怎样不敢回来,你害人,为什么我倒不敢回来,當初我替你顶了这罪,是由于你是张家女婿这身份,现在看来张家并不垂青你,所以我为什么不敢回来。”

    柳世仁说完掉头就望向上首的胡 令,指着李文斌说道:“这个人四年多前给凤玄逸下药,让我代替说是我给凤玄逸下药的,事实上下药是他指派人做出来的,不是我。”

    李文斌咬牙扑向柳世仁:“你胡说,是你不是我。”

    上首胡 令脸 阴沉的冷喝道:“停手,这是 衙大堂,不是你家,若你再竟敢捣乱,就拉出去先打二十板子。”

    二十板子必成重伤,李文斌马上回身安稳的跪好,又开端哭起来,不過事已至此,他也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,现在他能盼望的便是张家。

    (本章完)


------------

第431章 狗咬狗来了

    李文斌一邊哭一邊掉头望着张碧烟。

    “娘子,你要救我,必定要救我啊,我是秀才,下一年便是乡试,我下一年定会一举考上举人的,到时分我会酬谢张家的。”

    张碧烟冷笑,并不接口。

    上首胡 令脸 不善的望着张碧烟,却髮现张碧烟没有作声。

    胡 令松了一口气,张家和宁州知府走得极近,若是他们请宁州知府出头,把案件调到宁州府去,必定是能够轻判的。

    现在张碧烟不说话,胡 令心里多少有些数,张家现已抛弃了李文斌。

    “李文斌,你身为我大周有功名的秀才,理应熟知律法,现在却明知故犯,罪加一等,现人证依据俱在,按理该重判,今本 指令革去你的秀才功名,髮配到西北去服十年劳役。”

    胡 令话一落,李文斌眼黑身子髮软,革去秀才功名,这怎样行?不可不可。

    他哭着大叫:“不要,不要革去我的秀才之名,那是我非常困难考上的。”

    他老娘省吃钱用的供他读书,他自己也是辛苦了许多年,才考上的秀才,现在居然被革去了,李文斌只觉得天崩地裂,疯了似的大叫。

    “不要革去我的秀才之名,不要啊。”

    惋惜上首胡 令并不睬睬他,指令赵捕头:“把他关押进大牢,稍后送往西北去服劳役。”

    “是, 令大人。”

    赵捕头回身就往李文斌身前走去,方案帶他下去,把他关押起来。

    李文斌不等李捕头抓他,就扑向了张碧烟,抱住了张碧烟的大腿乞求道:“娘子,你救救我,帮一帮我,今日你帮了我,往日我做牛做马的酬谢你张家,我必定会酬谢你张家的。”

    张碧烟挣扎,抬起一脚就把李文斌狠狠的踹开了。

    李文斌看她这绝情的姿态,张狂的咆哮起来:“贱人,是你,是你指派我 的凤玄逸。”

    他话落,掉头望向上首的胡 令,飞快的开口道:“ 令大人,是她,是她们张家指派我 的凤玄逸,由于凤玄逸助 令你除去了扬 丞和彭主薄,他们记恨凤玄逸,所以就指派我 的凤玄逸。”

    堂上,张碧烟脸 轻轻的变了一下,不過并不慌张。

    上首,胡 令目光暗了一下,若是能借着李文斌的手,除去张家却是不错。

    他飞快的望向下首的李文斌,严厉的说道:“这话可不是随意说的,你说出来但是要担责任的?”

    李文斌现在极恨张家以及张碧烟,矢口不移这事。

    “是张家指派我干的,尽管之前我从前给凤玄逸下過药,但那也是妒忌他学业好罷了,这次 人的事是张家指派我的。”

    李文斌想到第2次指派张家马車夫撞凤玄逸,后来那个马車夫被他下药给 了,所以没有第2次的事,这一次他彻底能够赖到张家的头上。

    李文斌想着痛哭流涕的说道。

    “我是张家的孙女婿,他们强逼我这样做的,若是我不照做,他们就要對我老娘出手,我老娘幸苦养大我一场,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出事,只能容许他们,替他们 凤玄逸。”

    张碧烟冷嘲的望着他,脸上神 分外的坦定,半点不慌张的姿态。

    胡 令比及李文斌说完,掉头望向张碧烟说道:“张娘子,你有什么说的?若没有我就要让人去请张家老太爷過 衙问话了?”

    张碧烟抬手阻挠了胡 令指令,慢慢作声道:“胡 令,他这是在报复咱们张家,报复我,由于自從我把他招赘进张家,就没有让他碰過我,他心里憎恶我,所以才会污陷我,污陷咱们张家。”

    “至于说咱们张家指派他 人,更是捕风捉影的事,我能够让 令大人见一个人, 令大人见了就会了解了。”

    张碧烟對死后不远处站着的丫头说道:“去把人帶进来。”

    丫头点了一下头,很快走了出去,一瞬间功夫帶了一个瘦弱的老头走了进来。

    老者一进来,李文斌的脸 就变了,由于这个老头正是张家的車夫,也是之前他指派了去撞伤凤玄逸的人,他不是被他 了吗?怎样好好的活着了。

    张碧烟掉头望向李文斌,冷笑着说道:“你是不是惊奇他没有死?由于他撞過凤玄逸后,觉得你有或许会害他,所以他找到了我的头上,我救了他。”

    李文斌咬牙,眼里是蚀骨的恨意,死死的盯着张碧烟。

    张碧烟底子不睬睬他,让旁邊的瘦弱老头向胡 令交待李文斌指派他做出来的事。

    “小的是张家的車夫荣大,后来被大指给李秀才做車夫,小的一向不遗余力的做着車夫的活儿,遽然有一天,李秀才让小的去撞一个人,小的原本不附和的,这是伤天害理的事,成果李秀才给了小的五十两银子。”

    老头提到这儿,哭起来:“小的家里有老妻儿子,他们跟着小的一辈子受苦受累的没有享過几天福,小的就眼馋这五十两银子,附和了,撞完人后,小的忧虑李秀才害小的,就去找了大,后来大让小的 定,说会帮小的一把。”

    “成果李秀才请小的吃酒,真的在酒里下了 ,不過大随后派人把小的送到医馆去解 ,小的就又活了過来。”

    事已至此,李文斌 人的事铁板钉钉了,由于有荣大的指证,他的罪刑更大了。

    “革去秀才之名,判终身服劳役。”

    李文斌脑袋一瞬间嗡了,他这样的读书人,服劳役,只需几年就没命了,这便是一条绝路啊,他不想死啊。

    李文斌掉头死死的望向张碧烟:“贱人,你居然敢害我。”

    张碧烟冷笑:“你若不存害我张家之心,我还未必让他出来做证呢。”

    她话落望向李文斌说道:“早在你进张家的时分,我就知道你是个阴恶的小人,清楚自己附和招赘进张家,偏还装得一副不情不肯的姿态,还给自己的老娘下药,说自己娘病了,需求钱治病,为了钱没方法才进我张家做赘婿的。”

    (本章完)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网站分类
推荐